原高管被查+不良高企 富滇银行风控受考

2019-06-15 16:48 来源:互联网

  6月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众号上的一则通报文章,直指富滇银行前副行长孔彩梅违纪乱象,这也是继去年9月孔彩梅被查后中央纪委的首次“发声”。

  文章提到,孔彩梅任富滇银行总行营业部总经理期间,利用职权私设“小金库”;孔彩梅把从富滇银行贷出的资金高息借贷给急需用钱的私营企业主,并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孔彩梅私设“小金库”是否风控存在漏洞?国有资产流失如何“弥补”?《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就此向该行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此外记者注意到,富滇银行2018年业绩出现下滑。据该行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1.14亿元,同比增长9.47%;净利润仅1.06亿元,同比大减90.61%;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率为4.25%,同比增长2.35个百分点。

  原副行长违纪违法所得逾3000万元

  2018年9月云南省纪委监委公布富滇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2月,经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富滇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距离被查时隔9个月,孔彩梅的违法违纪乱象“昭然天下”。6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众号刊文《贪婪霸道 信仰迷失——云南省富滇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披露了孔彩梅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侦破细节。

  上述文章显示,富滇银行作为金融企业,专门设有“营销费用”会计科目,然而孔彩梅把这个科目变成了她的“提款机”,通过虚列开支套取营销费用以及截留员工部分绩效工资的方式,形成由其控制的“小金库”,其中孔彩梅个人非法占有300余万元。

  另外,孔彩梅将自己从富滇银行贷出的资金高息借贷给急需用钱的私营企业主,具体来看,孔彩梅任富滇银行行长助理、营业部总经理期间,在明知多位私营业主贷款资料虚假、贷款用途不实的情况下,收受私营业主所送财物,违规审批贷款,造成国有资产巨大损失。文章显示,经查,孔彩梅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涉嫌贪污、受贿、高利转贷、骗取贷款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违纪违法所得共计3180余万元。

  那么,在孔彩梅“私设小金库”过程中富滇银行是否存在管理漏洞?孔彩梅明知多位私营业主贷款资料虚假、贷款用途不实最后仍选择违规审批贷款,审核程序是否履行且风控如何考量?因孔彩梅违规审批贷款而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如何弥补?逾期未收回的贷款是否已计入不良?记者就以上问题向该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净利下滑近九成

  经历了原副行长被查事件的富滇银行,其2018年的经营数据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日前,富滇银行披露了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2474.18亿元,同比增长1.47%;负债总额2321.2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9%。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1.14亿元,比2017年增长9.47%;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下滑幅度近九成。对此,富滇银行在年报中表示,拨备计提增加导致净利润减少。

  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走高,这一数据在2018年上升较快。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近49.5亿元,较2017年的19.15亿元猛增158.49%;不良贷款率较年初提升2.35个百分点至4.25%。此外,该行去年末拨备覆盖率为104.88%,比2017年同期下降66.49个百分点,而且已低于120%~150%的监管要求。记者就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后续将采取何种加大不良资产处置询问该行,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复。

  在贷款分布上,该行的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率连续三年“超标”。按照《关于商业银行实行资产负债比例管理的通知》中规定,最大十家客户发放贷款总额应该小于等于银行资本净额的50%。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前十大客户贷款比率58.29%,比上年末上升5.73个百分点。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告诉记者,地方银行贷款集中度高与银行业务同质化有关系,贷款为主要业务,基本上延续着前期的资产抵押模式,符合这种条件的客户比较少;贷款集中度高,容易造成风险突出,在银行经营中,可能带来风险的传导和连锁反应。

  记者注意到,自去年以来,银保监会下发多张罚单剑指银行贷款集中度超规定比例。“近年来,监管对风险暴露集中度的管理越来越严,现在企业融资方式多样,除贷款外,类信贷业务、担保等均要被纳入风险暴露整体头寸,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地方银行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指出。

(责任编辑:韩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