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至少45家平台被清退 投资人的钱咋办?(名单)

2019-04-26 22:01 来源:互联网

“此前,80%-90%的平台都在咨询如何顺利备案,2019年过年后,大家都在问如何平稳清退”在2019年1月流出的175号文政策影响下,P2P清退的范围在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经济参考报近日报道,监管层正就网贷备案细则征求意见,目前拟定方案中监管首次对网贷机构的资金实力提出了要求,大部分平台尤其是中小型平台资金实力难以达到监管要求,将逐步退出市场。

网贷之家注意到,截至目前,各地应监管要求退出或转型的P2P平台至少已有45家,其中近一个月内清退平台有18家,在网贷行业加速市场出清的当下,备案资格不足的P2P平台如何良性退出成为了无可回避的话题。

本文就各地的清退工作进展,以及引导网贷机构无风险退出的难点以及建议,采访到相关监管人士及专家学者。

六省市监管清退动态

至少已有45家P2P被清退

网贷之家从近期各地监管动态观察到,在推动网贷机构实时接入统计监测系统、对接集中信披平台开展全面信息披露的同时,各地监管部门亦在持续推进P2P风险处置及清理退出工作。

网贷之家根据公开资料整理,自2019年以来,已有上海、深圳、广州、济南、天津、云南等六省市引导P2P清退的监管动态。

其中,上海地区明确七类平台被纳入清退范围,并传出网贷平台数量或减少30%的消息;深圳地区出台最新版P2P退出指引,多家平台正参照指引清盘退出;广州地区对平台退出意愿开展了摸查,并引导不合规平台清退;济南、云南等地监管对“僵尸类”、“取缔类”机构名单进行了公示;天津地区向部分在运营平台下发了压降存量并限期退出的通知。具体详见下表:

已有至少45家平台被清退 投资人的钱咋办?(名单)

(点击查看大图)

另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24日,各地应监管要求退出或转型的P2P平台至少已有45家,主要分布在广东(含深圳)、上海、浙江、山东、广西、云南、河北。相较去年,今年P2P清退速度明显加快,其中有32家平台在2019年被清退,占比达71%。

已有至少45家平台被清退 投资人的钱咋办?(名单)

(点击查看大图)

从上表不难发现,从2019年3月25日至今一个月内,已有18家平台清退,主要来自济南、深圳、上海等地。相较而言,目前正常运营P2P数量较多的几个地区中,北京尚未出现应监管要求清退的平台。

对此,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羽在接受网贷之家采访时表示,此前组织开展自律检查阶段,大部分在京网贷机构还是希望能够按照108条要求争取合规备案。然而随着试点备案方案传出,出借限额20万、缴纳“两金”(一般风险准备金与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等要求超出了大部分机构的预期和承受范围,一些机构开始主动向协会提出是否可以协助他们进行良性退出。

“北京目前来说还是比较鼓励大家良性退出的。”张羽说道。

不过,他进一步指出,现阶段清退速度在加快只能说明合规备案的高门槛在加速网贷机构确认退出的意愿,实际对于这些准备退出或者正在退出的机构而言,整个退出的过程会很漫长,可能历时2-3年。

P2P有序退出缺乏统一政策标准

平台如何“善终”难题待解

事实上,由于缺乏统一的良性退出相关政策指导,行业整体清退进展依旧较慢。部分地区主要依靠窗口指导对平台进行劝退。网贷之家此前采访了解到,部分被约谈劝退的平台实控人,以没有明确的文件为由,质疑清退要求的合理性。

对此,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网贷之家采访时表示,“近两年清退都是以网贷平台自发清盘停业为主,越来越多的平台主动良性退出对行业健康发展起到了正面积极的作用。为了更好的实现P2P无风险退出的落地,建议监管部门出台统一的清退标准,并向社会公布,对清退起到真正的约束和监督。”

另一方面,诸多平台及出借人普遍面临“想退而退不了”的困境,退出过程漫长甚至退而不清的难题,也给各地监管部门做好P2P有序平稳退出工作带来挑战。

张羽认为,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最大的难点在于债权债务的纠纷。在他看来,网贷机构把大部分的债权债务关系灭失后,才能算作良性退出。而现实中,法院对于P2P纠纷案件受理速度较慢,很多机构很难通过法律手段有效地清收债权债务。

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中国社科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陈文对此持相同观点。“目前清退的最大难点还是出借人资金兑付问题。”陈文说。

在他看来,P2P平台清盘退出方案从出台到落地执行,普遍存在不小的难度。一方面,方案需要得到除了平台方、监管部门还有大量的散户出借人等多方认可,而这几方协调难度又非常之大;另一方面,即使方案通过并在执行了,最终到了约定期(一般三年期),平台能不能保证出借人拿到许诺的偿付,这也是存疑的。一旦没有如期兑付,理论上出借人与平台还是会产生纠纷,公安机关一旦介入,仍旧会引起刑事问题以及社会维稳的压力。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45家清退平台中39家兑付进展不明朗,并且已有7家被警方立案,分别为易港金融、民民贷、予财缘、金满赢、顺心亚博体育登不上、有财气、易贷在线。

在P2P有序清盘过程中,假标、借款人恶意逃废债、运营人力开支与贷后管理成本等等都有可能成为压死平台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此,网贷之家研究员王春影指出,建议监管制定平台退出预案,进一步推进不良资产处置等机构参与平台退出;同时,建议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地方监管机构等多方参与处置工作,加大恶意套路投资人、恶意逃废债等相关方惩戒力度;建立全国退出平台进度登记平台,持续跟进和监督平台退出进展,向市场传递退出工作的专业性及有序性,稳定出借人的信心。通过提供退出帮助,多方共同做好充分的市场指导及善后处理,减少行业出清对市场的冲击。

“个人建议相关部门与机构自身能够做好良性退出的后续工作,包括资产清收、投资人合法权益保护等等,只有这样才能够确保良性退出的落地。否则的话,一些平台可能最终变成恶性退出,会给社会带来很大影响。”张羽表示。

目前,据张羽介绍,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已成立了互联网金融消费者保护中心以及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对接出借人及平台,通过公益律师团协助其快速、高效地通过诉讼程序,缩短债务催回周期,把投资人的钱合理合法的拿回来。

此外,陈文也呼吁以资本的力量化解P2P退出问题。“可以成立基金,投资拟备案平台,由此产生的价值增值部分用来帮助未备案平台有序良性退出,也可避免平台负担不一的问题发生。”陈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