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是把斩马刀

2019-07-16 17:24 来源:互联网

  A股近年开通了指数期权,仍是很小众的交易品种,但它在成熟市场已是十分常见实用的交易品种。

  许多人倾向于把期权妖魔化,搜索一下,会跳出大量类似“赌博”、“爆仓”、“零和博弈”这样的结果。另一批把期权神化,觉得它能够以小搏大,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这两种说法都有失偏颇,期权是凶器也是工具。人在江湖漂,哪能不带刀,期权就是那把刀。

  期权是什么?简单讲,就是基于未来价格的合约,分为看涨期权(Call)和看跌期权(Put)两种合约。券商会根据一支yabo亚博或指数的流动性开设很多份合约,交投活跃的按周交割,不活跃的按月交割,单周合约的交割时间是每周五收盘,月度合约交割时间通常是在每月第三个周五的盘后。

  对期权的理解

  举个好懂的例子,《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孙俪姐姐看好棉花价格,想买棉花,但手头又不趁钱儿,就先交定金给老农,约定到了秋天用讲定的价钱和数量买他家的棉花。

  这就是看涨期权(Call)。孙俪姐姐就是多头买Call看涨,到期时棉花价格比约定的低,她可以选择不收棉花,但交的定金人家可不退。

  相反,如果孙俪姐姐看跌未来棉花的价格,她可以找个商人,付些订金,到约定的时间,按照讲好的价钱卖出一批棉花。商人想,反正我到秋天时也打算买棉花,能提前收笔订金降低些成本也是不错,苍蝇虽小也是块肉,成交!

  这就是看跌期权(Put)。孙俪姐姐是空头买Put看跌,风险在于到期时棉花价格比约定还高,她可以选择不给商人供货,交的定金商人没收。商人就是多头卖Put,承担的风险有两个,一是棉花价格到期时跌破了约定价,商人就算含着泪也要按当初约好的成交价把孙俪姐姐的棉花吃下去;二是到交割时商人手头紧张,钱不够收货,他就得想方设法筹钱来收货,或者不要货直接补差价赔钱。第二个风险就是裸卖Put,实际上如果商人提前备好这笔钱的话,就变成了卖Covered Put,那么这个风险也算不得真正的风险了。

  期权看上去与期货很像,但实际上两者有一个本质差别,即买期权合约的人拥有是否行权的权利。

  另外,欧式期权必须要等到行权日才可以交割,美式期权的买家可以随时行权,所以美式期权明显对合约的买方更为有利。

  影响期权价格的因素

  期权价格的组成部分有三个。

  一是时间价值,距离当下越远,时间价值越高,因为时间越长意味着发生风险与机遇事件的可能性越大。二是波动价值,学名叫隐含波动率IV, 如果一个标的的Beta值越高,这部分价值就越高,如果是万年不动的收息股,自然这个价值就越低。三是与当前标的价格的关系,如一支yabo亚博当前价10元,行权价11元的看涨期权里就含有1元钱的虚值,那么这份看涨期权的实际价值是负1元,价格完全由时间加波动价值组成。如果是9元的看涨期权,那么这份合约就有了1元钱的实际价值,额外再加上时间值和波动价值,价格自然更高。

  另外,如果在期权合约期内正股发生分红除权,都会被折算到期权价格里去。有时看到一份期权比临近的合约贵很多,很可能不是你发现了捡漏的机会,而是期内会有公布财报或分红除权等事件发生。

  风险与利润

  综上可见,卖出期权能收到定金,但是承担很高的价格风险。

  有种说法是期权买方收益无限,风险有限;卖方收益有限,风险无限。这句话其实很误导人,总体来说,裸卖看涨期权Call风险要大于卖看跌期权Put。

  原因在于,除非踩了颗惊天巨雷,正股股价不太可能在约定的时间里跌到零,即便跌到零,最大损失也是可以估算的。但是在约定时间里,股价上涨空间却大得多,譬如区块链一阵妖风,正股一个月十倍,卖Call爆仓便妥妥的。毕竟股市的设计机制天生是偏向多头的!

  买入期权需要交定金,承担的风险顶多是赔掉定金,能以小搏大。但是任何一笔好的投资,如果加上一个期限,都可能变成毒药。时间会腐蚀你的定金,越靠近到期行权时间,腐蚀得越厉害。这样投资就变成了一场站在时间的对立面赌胜率的游戏。长期下来赔钱概率其实不小。

  由于期权价格的构成元素多样,就衍生出很多花式玩法。但武侠小说里越是招数繁复的武功往往比较平庸,花拳绣腿居多,譬如“落英神剑掌”,“泼墨披麻剑法”等等。期权交易也是如此,越花哨越鸡肋。因为期权组合的配对交易越多,胜率便越高,但是付出的交易成本也就越高。

  总的来说,掌握期权对价值投资者也同样必要,价投大道,并非让人必须赤手空拳去肉搏,在某些情况下期权配合正股使用,可以提高交易容错率,或者提供远较买卖正股更为有利可图的交易机会。前提是在实际使用中对正股的走势不能做出过于离谱的判断。

  实际操作的各种套路

  期权有许多专用的交易术语,为了方便自己记忆并增加些趣味性,我总结了一些个人期权交易方法,分为做多和做空两个套路,然后借用武侠小说中的招数来命名。

  保守做多:龙战于野 —— 其血玄黄

  这个策略属于比较保守的抄底动作,当股价经过一段急跌,阶段性企稳后开始考虑做多,但是仓位已经比较重,且不确定当前市场环境是否安全,也不知道低估的状态是否会长期持久,因此用小仓位开始卖Put尝试吸货, 如果被行权就转卖Call, 同时卖出更低价位的Put。这是网格交易的增强版,如果网格价位始终没有被触发,那么便可在等待期间持续蚕食时间值和波动价值,同时把备用建仓资金买成国债或其他高等级债券,这样可以显着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2018年下半年,中概股血雨腥风,这个策略帮助我减少了不少损失。例如唯品会(VIPS)这个标的。

  2018年9月初,当唯品会跌到7美元以下,PE接近10倍时,我感觉这或许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低估价格,所以尝试卖出30手(3000股)行权价6.5美元的当月Put,收取150美元权利金,顺利等到合约过期后,由于判断市场情绪会更加低落,于是把行权价格降低到6美元,交易数量减半为15手(1500股),继续卖出当月Put。

  当我第三次卖出10月到期,行权价6美元的Put后,唯品会的正股股价跌到了4.5美元左右,这1500股Put被行权买入正股。随后我马上卖出11月到期,行权价6美元的15手covered Call和行权价4.5美元的另外15手Put,分别收取222美元和150美元权利金。

  之后唯品会股价大幅波动,但直到行权日结束时一直没有涨破6美元或跌破4.5美元,所以我的Call和Put双双过期。12月也是同样的情形。直到2019年1月,唯品会股价一举突破6美元,我的1500股被触发行权卖出清仓。

  实际投入金额9000美元,持有三个月,获利(基本都是权利金)1524美元,收益17%。重要的是,当我被动行权买入正股时,扣减掉权利金的买入成本价大约在5.5美元。当唯品会股价情绪化地跌到4.5美元一线时,我的最大浮亏是20%,远好于最初观察时设定的买入价6.5美元,且由于这是买入的第一笔仓位,后面还可以站在时间的一方不断地吃权利金,所以不会慌乱,更不会想要斩仓。

  但是这招也有两个缺陷:一是,如果标的基本面出现根本性毁坏如财务欺诈和难以解决的债务问题,只能减少你的亏损数额而不能保证盈利;二是,若卖Put被行权,买入正股仓位,然后马上转卖covered Call,有可能会错过亚博电子老虎机网址随后而来的猛烈反弹和超额利润。比如2019年1月份持有的唯品会1500股被行权卖出后,上半年从6美元到8美元上方这块丰厚利润便只好眼睁睁地看着。

期权是把斩马刀

  我所能想到的补救方法是,首先不要用这个方法去介入估值非常便宜,但存在债务风险的坏烟头;其次,如果被动行权买入正股时,正股技术面超卖非常严重,可以暂时不必马上卖出covered Call,可以持有并等到反弹之后再决定是直接卖出正股获利还是继续卖出coveredCall收取权利金。